是处

这儿迟鼓,是个改名换头像狂魔。
张佳乐本命吃关于我乐的所有西皮_(:з」∠)_
可惜粮太少只好自己产出(×并没有
乐王中毒我乐就是攻气十足!
其它cp杂食.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啊啊啊啊收到本子了!才看了几篇就忍不住来一发repo!

先要感谢各位大大带来这么好的文!民国paro真的是最心水的类型了!
民国文总是给人心底最沉重的一击却又在茫茫中让人看见曙光,换句话说就是含着泪吃刀子也甘之如饴。

本子封面图给人感觉特别好,特别是那个色调就感觉特别沧桑,还有封底的那句词,李煜的心境和民国实在是太切合了!

只看了三四篇,印象最深的就是卷卷那篇guest里的那一句“时光流转,在南京城外有人饮弹自杀,几十年风雨过去了,冥冥中有人走进中华门,走进那座古城,街坊领居皆在,贩夫走卒,六朝烟水气。”忍不住就想到了1937年冬天的南京,雪是冷的,血也凉了。

没写过repo所以就瞎说了一通希望各位大大不要嫌弃●v●

最后暗搓搓艾特几位大大 @鸡蛋仔  @言九公子  @白首青山  @i梨花卷
可惜只能艾特得到几位大大_(:з」∠)_
手动给所有大大们比心❤

求《杳杳》!

rt求落花太太的杳杳!
入坑晚四处找了好久都没有QAQ
希望有要出的姑娘_(:з」∠)_
可接受小高价

占tag抱歉

谁知道这是个什么呢

一开始其实是没感觉到疼的,只是一阵阵的茫然,总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天大的玩笑,在他悲伤流露出来的下一刻那人就会从不知何处跳出来嘲笑他一番,然后勾着他的脖子拉着他一起去菜市场买今天的菜或者是支使他去哪里给老板送账号卡。可是当他垂下眉眼真真的露出一副黯淡伤心的表情时却没能等到那个人的嘲笑。
那时他站在雪白的墙壁边,一只手里攥着急匆匆的护士塞过来的纸,另一只手还要轻轻抚着哭得抽抽噎噎的小姑娘的背,连想抽根烟都腾不出手来,无奈地想着那人怎么回事儿,自家妹妹眼睛都哭肿了也不见出来安慰一下,原来自称的好哥哥都是骗人的。

然后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轰的一下脑子里炸开了,他颤抖着手将被揉在手心里的纸展开,上面明明白白的写着他的名字,顶端是刺眼的几个大字。

病危通知书。

于是茫然与无谓泛成了一阵一阵如海潮一般不曾停歇的恐慌与不安,他怎么样了,会不会有事,会不会……
会不会就真的,再也见不到了。

他还能很清楚地记得那人出门前问他要带什么回来吗,他笑着说把自己给我带回来就足够了,那人嘲笑他你要求了真低,但我还是勉为其难的答应你吧。
你要是敢食言,他恶狠狠的想,却不知道如何接上下句。
食言而肥听说过吗!你要是敢食言就会变胖!变丑了看小姑娘以后让谁接送上下学!

手术室的门发出沉重的一声响,面前是医生带着歉意的面容,医生说的话如风一般自他耳畔滑过,不留半点踪迹,他微微皱着眉,再次询问,抱歉我没听清,您说什么?
病人送来得太晚,受伤又太严重,我们……我们尽力了,抱歉。

恐慌与不安终于落了地,化成了更深一些的东西堵住了他的喉咙口,还在不停的咕嘟咕嘟往外冒,噎得他开不了口说不出话。

一边的小姑娘依然红着眼睛却停止了哭泣,她看着身边这个与她共同生活了三年没有血缘关系却与亲人没有区别的人。她看着他原本还保持着平静的脸上渐渐泛起波澜,眼睛不自觉的张大了一些,眼眶甚至有一些泛红,衬着眼睛里的血丝更显得憔悴而可怖。他面色有些发白,不爱晒太阳的宅男都是这个标配,可是她觉得他似乎有些白得过头了,她不想用比纸更白这样俗透了的比喻,可是再也找不到什么更好的了。她仰头看着他,看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着,却半天都没有说出一个字,看他几次张口,却半晌无声。她甚至能感受到搭在她后背上的那只手开始微微的颤抖。

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失态到了何种地步,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一直在发抖,直到身边的小姑娘用力的拉了一下他的手他才回过神来,他冲她勉强笑笑,低声道,我们去看看你哥吧。

人进了医院太平间,他俩看了几眼之后也没多留,急匆匆地离开医院回了家。他在家里四处翻箱倒柜地找钱,医药费,丧葬费,把整个屋子都翻过来了钱也没凑够。于是他开始疯狂的接代练,只要有钱赚他也不嫌多少,每天也就是想起来就意思意思对付一餐,每睡不到半个小时就要惊醒一次,然后就再睡不着,起来把没做完的代练接着做完。
在这样的兵荒马乱之中他居然还没有忘了偶尔去接小姑娘,每天晚上做点吃的——虽然九成九只是把在外面买的东西热一热,真要他做除了泡面其他的他也做不出来——不至于让小姑娘饿着,可是这样黑白颠倒日夜不分不顾身体的行为他也坚持不了多久,也就一周多一点。
那天他帮老板代练时一头栽到了电脑桌上,本来想着今天结束这一单明天继续接新单子,结果这一头栽下去到了下午才晃晃悠悠的醒来,他眯了眯眼睛,他知道这样下去绝对不行,自己的身体早晚撑不住,他绝对不能再倒下了,小姑娘还要人照顾呢。
于是他腆着脸想找人去借钱,却发现根本无人可借。自己身边的都是一群连养活自己都困难的人,哪里还能借他一大笔钱呢。
但是也还是要去试试,一分一毫的聚起来那也行。

那段时间真忙啊,忙到无比充实,充实得没有办法因为他的离去而且悲伤。

他把借给自己钱的人一个一个全部都记下来,记在他的那个小本子上。他不在乎锦上添花,却无法忽视雪中送炭,哪怕是一点点。
帮助过他的人都会在需要的时候被他给予帮助。人家可从来没有什么义务要借你钱,在自己都不怎么过得下去的时候,帮你是人家心善,不帮才是人之常情。所以,知恩图报,这是他的坚持。

东拼西凑,加上一直没怎么停的代练,最后也凑了那么五六千。肇事的车主找到了,医药费也不用他付了,加上赔的钱,买了块地葬了那一捧灰之后,还剩了那么两千左右,他把钱好好的收起来。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些钱还是留着给小姑娘当学费吧,那家伙要是知道自己连小姑娘的学费都出不起的话估计得诈尸吧。

然后生活逐渐平定了下来,他不再接代练了,生活也规律了起来,因为职业联赛开始了。

生活规律了也就意味着空闲的时间多了起来,他没有手机,每次辗转奔赴不同的赛场之中的漫长时光他都是靠发呆熬过去的,发呆时想些什么?
想他。

他是这个时候才后知后觉的感到悲伤。这种伤心比较不好形容,就是不知怎的从心里泛上来的空荡,感觉一片茫茫然。喜仍是喜,怒还是怒,胜利依旧满足,失败也不会有多悔恨,只可惜再没有人分享。
也在这个时候,回忆变成了小型的啮齿类动物,一点一点的啃噬着胸膛中最柔软的一块。
不疼,有时甚至让他不禁勾起嘴角,但这只是那小动物动嘴前打的麻醉剂,当意识到时,那柔软的地方已经千疮百孔。
没有心碎那种乱七八糟的东西,他不再回想他们一起的日子,更多的专注于当下。

有些人有些事更适合安安分分的停留在记忆里,不适合被经常想起。

伤人不自知。

「乐王.」还是没标题


CP乐王,如果看出来了王乐......
_(:з」∠)_也请当做乐王吧

人物可能OOC见谅
人物可能OOC见谅
人物可能OOC见谅

下一更遥遥无期

2.
第二天张佳乐到底还是去了剧组报道,还给所有的工作人员带了一份小礼物,聊表歉意。
张佳乐的助理将准备好的东西一一分发给工作人员,到了不在剧组编制范围内的王杰希面前时,她也拿出来了一个礼物盒递给王杰希,“大神请收下吧,非常抱歉拖了这么长的时间。”
王杰希盯着她看了一两秒,伸手接过了礼物盒,点了点头。哪知张佳乐的助理不知又从何处拿出一个本子,“大神你介意帮我签个名吗?”
王杰希接过她手中的本子和笔,随意的翻开一页,却看见了上面龙飞凤舞的“张佳乐”三个大字,他再向后翻了几页,却发现几乎每一页都有张佳乐的签名。
王杰希犹豫了好一会儿,带着七分私心三分无奈,在龙飞凤舞的“张佳乐”下面,签了一个同样龙飞凤舞的“王杰希”。
他将本子交还给张佳乐的助理,又重新望向张佳乐的方向。
那人正坐在一边温习着剧本,很快他就要开始拍第一场戏了,但这个剧本主角的性格十分难以把握,就算是张佳乐这些年来演过了十好几部电影也仍需花费数倍的时间去揣摩这个角色。
王杰希注视张佳乐的时间不短,但是张佳乐的眉头一直是紧皱着的,王杰希走到他的身边,可还没等他开口,张佳乐反倒开口了,“你今天怎么来了?我记得微草的监制不是你啊?”
“只是过来看看,下午就要走。”王杰希解释道。他这个去外地之前喜欢在微草的各个正在拍摄的剧组乱逛的习惯早已为众人所知,现在说来也不算奇怪。
张佳乐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重新低头去看剧本。
王杰希站在他身后,看着张佳乐认真的背影,他沉默着,神色有些落寞。

3.
王杰希是下午的航班飞H市,他几个月前就约了叶修的一份剧本,几天前叶修打电话给王杰希让他过来看看剧本。
王杰希熟门熟路的到了H市叶修宅着的房子门前,敲了敲门。
“钥匙放在门上面,自己开门。”叶修的声音从房内传来,王杰希瞪着门看了两三秒,还是自己拿了钥匙开了门。
“哟,大眼儿啊,”叶修头都没抬,还叼着根未点燃的烟,“我以为你会呆在张佳乐那个组里不来了呢。”王杰希拉开叶修对面的椅子坐下来,“你知道不会的。”
叶修摇了摇头,将刚刚作好批注的剧本合上收到一边,“啧啧,真是冷漠啊。当初那个和我彻夜畅谈暗恋史的大眼呢?”他将嘴中的烟取下来重新放回到桌面上。
王杰希瞥了他一眼,“那那个一个晚上半包烟,都不用吃饭靠烟就能活下来,不要肺还根本不要脸的叶神呢?”叶修摸了摸鼻子,倒是毫不尴尬,“这不是之前有赚钱养家,现在还要照顾病人嘛。”
王杰希摇了摇头,不打算和他继续这个话题。“我之前跟你要的那个剧本嘛?”
“你等我找找,”叶修起身,走到一边一个满是文件夹的柜子前翻翻找找,“你不是应该还在黄金期吗,怎么就想着要捧新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是要捧新而不是给自己约剧本呢?”王杰希反问他,道。
“拉倒吧你,”叶修拿着个文件夹走回来,将东西丢在王杰希面前,“主角和你们微草那个姓高的小新人契合度之少有80%,倒是有个配角儿挺适合你的,这还不算是在捧新?”
王杰希并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而是翻了翻剧本,“怎么感觉不太像你的手笔啊?”
叶修瞥了一眼王杰希,“你就捧个新而已,还要我亲自写?”他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颗糖,撕开包装将糖丢进嘴里,王杰希随意的用余光看了一眼包装纸,好嘛,戒烟糖。
“剧本质量还挺不错的,谁写的?”王杰希又翻了几页,问道。
“我从你们微草那儿挖来的那个苗子写的,他挺有天赋的,适合做个导演。”叶修挑着眉看他,满脸都是看吧我就知道我挑的人准没错。
王杰希没看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我记得一帆个英杰关系挺好的。”
“想都别想。”叶修‘咔嘣’一声将口中的糖咬碎,“一帆合同都已经跟我们签了,你没机会了。”
“哦?是吗?”王杰希似笑非笑的反问了一句。
“咳咳,正事儿谈完了让我来八卦一下?”叶修直截了当的转换了话题,摆明了是知道再说下去自己可能会吃亏。
“你什么时候也喜欢起了八卦?”王杰希习惯性的揶揄了一句,却也没有拒绝他,“想问什么?说吧。”
“先声明啊,这是沐橙让我问的,不关我事儿啊。”叶修立即撇清自己,随即他就开始发问,“前几天有传说张佳乐耍大牌是怎么回事儿?他不是一直不迟到不早退五好演员呢嘛?”
王杰希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他进组前一天晚上我在一家酒吧找到他,他居然跟我说什么他耍大牌也不怕一天两天的了,不在乎。”一说到这儿,王杰希的眉头不由自主的又皱了起来,语气中也带了几分他未曾察觉的生气与无奈。
“关心则乱啊,”叶修屈起食指敲了敲桌子,“或许他是真的有什么事呢。”
王杰希从鼻翼间溢出一声叹息,“但望如此吧。”
叶修看着王杰希那副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表情,一时觉得有点心塞,有喜欢的人了不起啊,整天上赶着在我面前秀,连人家是怎么想的都不知道。
如果王杰希能知道叶修的心里想法的话,他一定会微微一笑,然后说,很了不起,吧。
“算了算了换个话题,”叶修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再次开了口,“你现在,和张佳乐,是怎么个情况啊?”
叶修可以说是圈内唯一一个知道他暗恋张佳乐暗恋了至少八年的人,也是他一时不慎,在某一次庆功宴结束的深夜,将自己的暗恋史全部告诉了叶修。
从此叶修就又多了一个嘲笑他的把柄。
之前的那一个是大小眼╮(╯_╰)╭

“谁知道呢?大概,就是现在这个样子了吧。”王杰希摇了摇头。
叶修也看出来王杰希对他和张佳乐现在的情况确是没有什么办法,他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是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们二人是为了什么沉默至今,即使看透也绝不点破。只是很可惜啊,他们都不是为了一段心动,能够放弃一切的人。
沉默半晌,王杰希拿着文件夹起身,“事到如今也只好一切顺其自然了,希望我们都有机会能够得偿所愿吧…我先走了。”
叶修目送着他,一句话也没说。

4.
b市的剧组里,张佳乐正坐在一旁休息,那个请王杰希签名的女助理站在他的旁边,递过去一瓶水,“感觉怎么样?”
张佳乐摇摇头,“还是感觉出不来,做某些动作的时候,总感觉他在。”他伸手揉了揉眉心,“柳辞,要不你再给我治疗一次吧?”
柳辞颇为无奈的叹了口气,“你以为我不想吗?但是你也要有这个时间啊,催眠后将近一周的时间你都要休息,可是你现在档期排的这么紧,再过不了几个月又是国际电影节了,哪有时间啊?”
听到这儿,张佳乐也沉默了下来。也确实是这样,他压根儿就没有时间休息,更何况还是一周的长假。
张佳乐去年接拍了一部以变态杀人狂为主题的电影,拍戏的时候他就觉得有些不对劲,杀青之后立即去找了柳辞——私人心理医生,也是他的青梅——结果发现张佳乐因带入人物过度,暂时无法脱离出那个人物。换句话来说,张佳乐出不了戏。而且在柳辞帮他做检查的时候还发现他甚至有了一些精神分裂的前兆,于是她紧急顶替了张佳乐的经纪人,这段时间一直都跟在张佳乐身边,注意他的状态,一有不对立即叫停,对他进行心理辅导。也就是这样,张佳乐在这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才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真不知道那王杰希那么积极来找你是做什么,真当是为了你好?”柳辞嘟囔着。
“他又不知道,而且我开拍好几天还不进组外面都不知道讲成什么样了。”张佳乐轻笑一声。
“他不知道你还不知道?拍戏重要还是你重要?”柳辞横了张佳乐一眼,“作为你的心理医生,张佳乐,我很负责任的告诉你,你现在需要休息,而不是费心费力的拍戏,你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行了行了,小声点,”张佳乐四处看了看,“我可不想现在让所有人知道你是我的心理医生。”他犹豫了一会儿,又说,“关于休假的事,我会考虑的,你放心,不会很久了。”
看着张佳乐紧蹙着眉头的样子,柳辞不由得叹了口气,“算了,你想怎样就怎样吧,无论如何,我总是帮你的。”

-TBC...

嘿!这儿辛辞!
感谢你看到这儿ヾ(´▽`;)ゝ

「乐王」标题没想好

掉进冷cp的大坑……饿得文废只好自己产出……
要赶上自己的生日也是不容易啊……
cp乐王,如果看出来了王乐的话……也请当乐王吧(๑´ㅂ`๑)
下一更遥遥无期……

人物可能OOC见谅
人物可能OOC见谅
人物可能OOC见谅

1.
王杰希穿过Pub里熙熙攘攘的人群,大晚上还戴着一副墨镜的他在疯狂的人群中十分惹人注目。
他好不容易挤开了人群,到了张佳乐面前时,身上暗色的大衣已经多出来好几道褶皱,脸上的墨镜也差点被人挤掉,而让他如此狼狈的罪魁祸首正笑意盈盈地朝他举了举杯,权当做打招呼。
坐在张佳乐左侧的男生识趣的让开了座位。就算他认不出眼前这人是微草的影帝,也能感受到他身旁的低气压。但是张佳乐却完全没有这个自觉,他一直搂着右侧的人嘻嘻哈哈的没个正形,直到王杰希都站在他面前了,他才抬起眼来看他。
“哟大眼,今天怎么有心情来这里呀,你不是从来都不来酒吧的吗?”张佳乐抬起头,带着笑意,以及些微的醉意问他。
看着带着醉意的张佳乐,王杰希按下心中的怒意,语气平淡的说,“你喝醉了。”
张佳乐也不恼,反倒笑得更开了,“是吗?那倒是正好。”说着,他拍了拍身侧刚空下来的沙发,“坐,顺便陪我喝两杯?”
张佳乐抬起眼来望他,他的眼睛里倒映着五色的彩灯,明明灭灭,倒像是星河映在他的眼里。
王杰希愣了一瞬,随即被他遮掩过去。他在张佳乐身边坐下,接过他递过来的酒,随意的抿了一口,又转向张佳乐,用平淡的语气说了句什么。
“嗯?什么?”周围的环境太过于喧闹以至张佳乐根本没有听见王杰希说的话。
王杰希凝视着他的眼睛,又说了一遍。
“你打算什么时候进组?整个拍摄进程已经为你延后了3天了。”
他说的是张佳乐最近新接的一部戏,也是微草投资并参与监制的一部电影。
张佳乐的上一部戏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杀青,就算有其他的一些通告,在这次拍摄开始之前,他也至少有5天时间休息调整。但是张佳乐一直到拍摄开始后的第三天仍未进组,他的经纪人助理一直在以各种理由为他请假,虽是如此,但剧组里有些工作人员已开始有不满的情绪,甚至已经有人开始说张佳乐耍大牌。王杰希这几天也是一直在找张佳乐,好不容易才通过一些渠道了解到张佳乐晚上可能出现在这家酒吧里。
张佳乐冲王杰希笑了笑,说出的话却让他好不容易压抑住的怒气又泛了上来。
“唔…没关系吧,反正我耍大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不是吗?”说着,张佳乐还冲他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张、佳、乐!”王杰希一字一顿地念出他的名字,带着怒意与不可置信。
他所认识的那个张佳乐对于拍戏这件事十分认真而执着,绝对不会说出今日这番话。王杰希不知道张佳乐到底是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但是这令他有些不安。
“哦?怎么?”张佳乐带着笑意,摇晃着手中的酒杯,明明是在酒吧里,却生生让他带出了一种身处高档酒会的感觉,“王杰希,你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我都不在乎的东西,你这又是何必呢。”
王杰希握住酒杯的手指节都已泛白,但是张佳乐的这句话他却无法反驳。
的确,如果他不喜欢张佳乐的话,他根本没有必要管这么多。而恰巧,他不打算对张佳乐说。
哪怕所有人都知道了他也不打算说,就这样吧,他想。
但是他无法无法控制自己关心张佳乐。
他这几天一直在找张佳乐和他的经纪人就是希望能让张佳乐尽快进组,怕的就是有人传张佳乐耍大牌,对他的名声有所影响。
在他的印象中,张佳乐对名声似乎挺重视的,除却有一些花边新闻外,他再无任何负面的消息。
不过,张佳乐的花边新闻几乎就从来没有断过。
“是,我管得有点宽了。抱歉,我先走了。”
王杰希仰头将手中紧握着的杯子中的酒一饮而尽,然后起身离开。
“啧…”张佳乐摇了摇头,再次举起了酒杯,他一直搂着右边的人的手也松开了,之前环绕在他身边的人感受到明显他现在心情不好,也就没有之前那么放肆了。
倒是一边一个一直被他冷落的人凑了上来,“乐哥面子就是大啊,连他微草的影帝也要亲自来请。”那人坐在张佳乐身侧刚刚空出来的座位上。
张佳乐只是冷眼看着他,握着酒杯没有说话,那人见他这副神情,轻佻一笑,又道,“而且人家王影帝好容易来一次酒吧,就被你这么给弄走了,多可惜啊!”
“呵,”张佳乐厌烦的看了他一眼,“他要是再不走明天的头条就得是‘洁身自好的影帝半夜现身酒吧意欲何为’之类的东西了吧?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媒体那边的关系那么好呢?”张佳乐的语气中满是怒意,“有本事你就冲着我来。”
“这不是没本事么。”那人轻描淡写的回答,“而且,为了乐哥,我所有的关系可都是时刻准备着呀。”说着,他还将手按在前胸,微微行了个礼。
他抬眼,挑衅一般的看向张佳乐,张佳乐将手中的酒杯重重地放回桌面,站起身来,“这是最后一次警告,有什么事都冲我来,”他狠狠的瞪了一眼那人,“别动我旁边的人。”
那人在张佳乐身后,微眯了眯眼睛,道,“好走不送。”

2.
第二天张佳乐到底还是去了剧组报道,还给所有的工作人员带了一份小礼物,聊表歉意。
张佳乐的助理将准备好的东西一一分发给工作人员,到了不在剧组编制范围内的王杰希面前时,她也拿出来了一个礼物盒递给王杰希,“大神请收下吧,非常抱歉拖了这么长的时间。”
王杰希盯着她看了一两秒,伸手接过了礼物盒,点了点头。哪知张佳乐的助理不知又从何处拿出一个本子,“大神你介意帮我签个名吗?”
王杰希接过她手中的本子和笔,随意的翻开一页,却看见了上面龙飞凤舞的“张佳乐”三个大字,他再向后翻了几页,却发现几乎每一页都有张佳乐的签名。
王杰希犹豫了好一会儿,带着七分私心三分无奈,在龙飞凤舞的“张佳乐”下面,签了一个同样龙飞凤舞的“王杰希”。
他将本子交还给张佳乐的助理,又重新望向张佳乐的方向。
那人正坐在一边温习着剧本,很快他就要开始拍第一场戏了,但这个剧本主角的性格十分难以把握,就算是张佳乐这些年来演过了十好几部电影也仍需花费数倍的时间去揣摩这个角色。
王杰希注视张佳乐的时间不短,但是张佳乐的眉头一直是紧皱着的,王杰希走到他的身边,可还没等他开口,张佳乐反倒开口了,“你今天怎么来了?我记得微草的监制不是你啊?”
“只是过来看看,下午就要走。”王杰希解释道。他这个去外地之前喜欢在微草的各个正在拍摄的剧组乱逛的习惯早已为众人所知,现在说来也不算奇怪。
张佳乐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又重新低头去看剧本。
王杰希站在他身后,看着张佳乐认真的背影,他沉默着,神色有些落寞。

-TBC.

嘿这儿辛辞!
感谢看到这里!ヾ(´▽`;)ゝ

张佳乐

“我是要说,我没事。”

看到这里的时候心疼死了,第四次与冠军擦肩而过,然后他说,没事。

“你说什么?”

“.........”

「笑」“我也爱你。”


张佳乐大口的换着气,眼睛直直地盯着自己那双因长时间高强度操作而微微颤抖的手,他还戴着耳机,但是一切声音都从他的耳边消失,一瞬间仿佛这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

他缓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过来,耳机里依旧是那他在熟悉不过却从未在总决赛的赛场上听到过的音效,面前的电脑屏幕上是一个类似于翅膀的不停旋转的logo,还有两个呼之欲出的大字——荣耀!

赢了?他的心里蓦地闪过这个念头,随之而来的却不是曾经预想过的狂喜,或者落泪,而是一种莫名的平静,就好像大风刮过草原后好像一切都未曾发生一般。

张佳乐对现在的状况有点疑惑。

他走向门口,拉开门,迎接他的,是海潮一般的欢呼声,他看见观众席上许多人的喜悦都溢于言表他们彼此相拥落泪,亦或是与身边相识不相识的人共同欢笑。

“冠军!”观众席中传来这样的声音。

张佳乐现在才有了几分真实感,刚才没有经历过的情绪一下子全部涌来,他甚至有些鼻酸,他向观众席望去,大片黑红的海洋沸腾着,但他的目光落在了另一片区域,那一小块与整个场馆的热闹额度气氛似乎格格不入。

他们基本都穿着浅浅的玫红——那是百花的应援色。

张佳乐慢慢地走进那一块看台区。

那些身着百花应援色服装的人见他过来也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有一个一直在看台最前方的一个姑娘喊了一句“张佳乐...”

后面是什么张佳乐没有听清,他也不打算去听清楚了,他就那样站在听到那姑娘开口的位置,一直望着他们。

“张佳乐,冠军!”那姑娘忽然又大声地喊了一句,眼泪也开始不受控制地流下来。

张佳乐有些发愣,比大脑反应更快的是他的眼眶和鼻头,那一瞬间张佳乐差点无法控制自己。而紧接着,那小小的一块似乎爆发出了比全场更大的声音,他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张佳乐,冠军!”



我们不过都是希望自己身边彼此相爱的人,最终能够在一起。


七年花开春正好,八载叶落又逢秋。


——寂羽《叶落又逢秋》